教育企业上市:资本的归资本,管理的归管理

  9月27日,幼教企业红黄蓝就实现了在美国纽交所上市,并且首日股价涨幅40%。今年8月30日,红黄蓝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IPO申请文件,其招股书上多达35页的风险提示一度引发外界广泛关注,红黄蓝幼儿园的跑路、虐童事件被再次提起。(10月11日未来网)

  红黄蓝的上市成功,就资本市场而言,意味着纽交所又多了一家中国企业,说起来,这也算是国人的荣耀。然而,就其招股书中的诸多问题而言,却引发了外界广泛议论。一家应该以质量、管理求生存的教育企业,在丑闻频出之时,仍然能在国外上市,广大家长不禁要担心——上市成功意味着融资成功,红黄蓝必将会在全国进一步扩张,在二胎高峰来临之际,红黄蓝之类的教育机构会不会在快速扩张的同时,导致教育质量的下降甚至是问题频出?

  让资本的归资本,让管理的归管理。首先,对于教育企业上市融资,我们当持以宽容的态度。所有的企业都有上市的权利,也都有融资的可能。作为教育行业中的大哥,新东方以及学而思等教育机构,便都在美国纽交所实现了上市。红黄蓝步其后尘,也算民族企业的骄傲,也能证明其在教育培训这一行业中经营情况与战略发展得到了广泛认可,具有一定的核心竞争力。

  但是,上市之后,政府的监督就更应该到位。而事实上,上市后已经做大做强的教育企业,同样是经常性曝光一系列问题。比如,学而思在前段时间就被曝光在多个城市并没有取得办学资质,而新东方也被曝光出“年轻老师冒充资深教师”等丑闻。对照红黄蓝上市前后引发的争议,新东方、学而思等都存在类似的问题。这说明,当下教育企业的监管层面存在严重不到位甚至是缺失的问题。

  首当其冲的问题是,教育企业是无权培训的,只要是经营与学前教育有关的内容,就必须要到地方教育部门去注册教育机构。而红黄蓝、学而思等,只是一个企业化的运作组织,以企业的形式跑马圈地,但有的几乎不在地方教育部门那里审批或备案。《民办教育促进法》第八条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主管本行政区域内的民办教育工作。”可是,教育企业却是在工商部门取得的营业执照。因此,这容易导致在监管上,工商、教育、税务等部门相互推诿扯皮、九龙治水导致无龙治水的状况。

  具体到红黄蓝教育集团,疯狂扩张本身没有错,任何资本都有逐利本性。但是,其在各地开设的幼儿园是不是有办学资质或办学许可证,就必须要打个问号。《民办教育促进法》第十二条规定,“举办实施学前教育及其他文化教育的民办学校,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按照国家规定的权限审批。”若没有,则就应该直接像学而思在一些城市的境遇一样——没有资质的办学点,就应当全面叫停可封杀。如果有办学许可证,那就应该接受全面系统的监管,场地、师资、运营都必须要到位。

  只有明确了监管部门,各个教育企业疯狂扩张的同时,才可能接受到来自行政权力的正当监管。没有办学资质,以企业化运作方式去执行民办教育的职能,往往为了逐利而不顾一切。这是所有从事与民办教育有关的企业和机构必须要思考和面对的问题。

  教育事业,百年大计。从另一个角度讲,当一家教育机构疯狂的圈地扩张,同时监管又总是不到位,问题总是多出,那么,权力监管就需要及时介入。一旦发现问题,就必须要严肃处理。只有这样,才会对所有的家长负责,更会为下一代人负责。

  (未来网评论员 王传涛)

编辑:赵楠

热门评论